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
[请登陆][免费注册]
搜 索

闲话芯情
半导体啊,半导体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
出自:龚利汀

编者按:时逢高考,且芯片大热,且听一位半导体业界的前辈学长讲讲高考经历和专业选择的小故事。

作者名片:龚利汀,男,无锡固电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,浙大无锡校友会副会长。1983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半导体器件专业。


1979年7月7、8、9日三天高考,酷热。高考过后,妈妈就对我说:“你别摆出个考大学必中的样子,一旦不中就会被村里乡亲父老耻笑”。于是,我做好不录取的准备,每天到生产队里跟大人去劳动,不戴草帽不穿衣服,故意让太阳把原来白净的书生脸晒的墨黑墨瘩。
 
过了个把月光景,有一天下午,东村的一个哑巴小伙子他不会说话但识字,从公社邮局拿了一封挂号信跑来给我,一拆开,是浙江大学无线电系半导体器件专业的录取通知书。于是,我准备去读书了,挨家挨户地上门特意对姑姑、伯伯、叔叔、邻居、同学、老师……一一报喜、一一告别。
 
亲友们一致认为:他们家里今后想要个“半导体”听听是不用愁了,那个时代这么高级的奢侈品将随着我上半导体专业而唾手可得。二伯伯说要送他一个的,我答应了,四伯伯说也要送他一个,我也爽快地答应了,我想反正我是专门做“半导体”的,要几个有几个,那不简单?那时候,大家都把晶体管收音机叫做“半导体”,而把电子管收音机叫“五灯机”。
 
到了大学后,第一学期结束,寒假回家过年,伯伯就问我:“怎么,我要的“半导体”没有带来啊?”,我灵机一动:“现在我们还没有做半导体哪,还在学基础性的数理化”。
 
第二个学期,放暑假回去,伯伯又问:“怎么,我要的“半导体”还没有带来啊?”。
 
这样,每个假期回家去,都有人向我索要“半导体”,我也搞不明白学校里是怎么搞的,读了两年大学了,怎么连个“半导体”的影子还没看见。
 
到了第三年,上《半导体物理》课,我才明白:导电性能既没有铁丝那么好,也没有木头那么差的东西叫半导体,特别是硅,那上面可以做出晶体管和集成电路来,所谓的半导体根本就不是我伯伯需要的收音机。
 
每次放假回家,总是有人不折不饶地向我索要“半导体”,我还是糊里糊涂地搪塞,事到如今再给他们说半导体是介于铁丝和木头之间的东西,他们会更对我失望了。伯伯说我骗了他好几年。我妈妈悄悄问我:“你是不是没有好好读书,连个半导体也做不出来?”,我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。
 
半导体这件事,让我苦恼死了。
 
后来,伯伯成了当时的万元户,干脆自己买了一个收音机,等我放假回去,他说这机器一会儿有声音,一会儿“兹兹兹”
地啸叫,对我说:“你做不会做,帮我修一下总会的吧?”,我答应他一定修好。可是拿回家后我连拆都拆不开,于是只好硬着头皮拿到中学物理老师家里,他只是把磁棒上的线圈移动了一下,用一滴蜡烛把线圈固定在磁棒上就好了。拿回去后,伯伯还是表扬了我几句。
 
一直到大学毕业,我还是没有做出一个半导体,几乎所有的人对我彻底失望。后来,一直到毕业后,每次回家去,总是有左邻右舍叫我修收音机、电视机等等,我无一修好过,我妈妈说我这个儿子给他们丢尽了脸,连这么点事都做不了,还叫什么大学生!
 
至今,乡亲们认为我是个只会读书写字,不会动手做事的窝囊废!从此以后,村里人凡是遇到只说不会做的人叫“阿汀”。
 
我每次回家也总是灰溜溜的进,灰溜溜的走,再也不敢去邻居家里串门。后来,我们村里再也没有出过一个大学生,在他们看来,读大学是既浪费时间又浪费钱。我害了一代又一代的我们村里的年轻人!


 

 

 

0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
文章收入时间: 2018-06-07
相关信息
“闲话芯情”— 半导体人自己的舞台 2018-06-07
 
 
SEMI简介 | About SEMI | 联系我们 | Privacy Policy | semi.org
Copyright © 2018 SEMI®. All rights reserved.
沪ICP备06022522号
沪公网安备31011502000679号